浩然文史 / 待分類 / 小小的中世紀城市,孕育了人類的“現代文...

分享

   

【淘寶傢俬集運】小小的中世紀城市,孕育了人類的“現代文明”,這個説法你同意嗎

2021-01-16  浩然文史

現代社會所採用的政治形式、商業模式,很大程度上在中世紀就已具雛形。孕育這些先進文明特徵的實體,不是教會,不是法院,更不是國王的宮廷,而是在自由的中世紀城市中間。城市為何有這樣的魔力,歐洲的城市究竟有什麼獨特之處呢?

一、原始聚落與古典城市的形成

人類要適應自然界的環境,就必須要結成一定規模的聚落,這種天然而原始的聚落就是城市的前身。在人類文明史中,聚落的形成主要出於一種自覺。因為人類的力量相對於大型動物、有毒生物和山川險阻而言太過渺小,“眾志成城”,才能夠增強人類的力量。

我們知道,克里特文明是希臘文明的前身,西方最早的城市就是在克里特島的原始聚落上發展而來的。20世紀末出土的屍身頭骨和胸骨多有開裂,説明在克里特島定居的希臘人曾經遭遇外敵入侵,不同聚落之間已經開始了大規模的競爭和攻擊。

考古資料:克里特古宮殿遺址

到了古典時代,西方人開始在聚落的基礎上建設綜合性城市。例如:希臘商人在黑海沿岸建造的屯糧城,在小亞環地中海海岸建立的商棧,以及羅馬在邊境建立的衞戍城。希臘城市的商業性,總得來説要使其城市更自由一些,而羅馬城市則更像一種政治上派遣的前哨陣地。

古希臘城邦

二、日耳曼人入侵為古典城市發展帶來生機

哈佛大學教授伯爾曼認為,“中世紀城市與古典城市的不同,就是城市的自由特徵。”大家可能會感到疑惑,人們在城市裏生活和自由有什麼關係呢?在農村生活就不自由嗎?古代希臘羅馬的城市不也很自由嗎?

其實,伯爾曼説的自由,並不僅僅指能夠在經濟上“自由地養活自己”。古典時代的城市功能也十分多樣,人們在城市中或經商獲利、或從事政治軍事管理。但是,古典城市同中世紀城市相比而言,內部生存者往往有着固化的階級。比如,希臘人眼中的外國人都是“不自由的奴隸”;羅馬國家的市民在爭取了幾百年之後才獲得了公民權。

中世紀城市懸掛的“打倒權貴”的畫作

而中世紀城市則是由臨近農民、逃亡農奴、工商業者等平民組織起來的,其社會功能十分獨特。由於經歷了羅馬帝國滅亡之後的戰亂,原本被羅馬建設起來的古典型歐洲城市幾乎被毀滅殆盡。日耳曼人入主西歐之後,在原始城市的基礎上按照他們的方案建設起一座又一座新城市,這就是中世紀城市獨特的政治機遇。

新晉興起的城市,是在古典時代城市毀滅的基礎上建立的。因此,舊有的貴族意識便被更日耳曼化的平等意識代替了。奴隸制度,便被日耳曼人的契約制度代替了。在城市裏興起的自由貿易,衝破了羅馬時代的貿易壟斷。城市的自由發展像是一潭活水,為歐洲大陸注入了全新的動力。

日耳曼人和羅馬人對決

從日耳曼人部落法中發展出來的封建制度,使西歐各地出現了均勢平衡的地方力量。失去了“大一統”君主對各地的管轄,城市的税費、管理等各項成本大大降低了。因此,中世紀城市便獲得了“自由”的經濟基礎。

久而久之,城市變成了一個薈萃各業人員的“大花園”。起初在城市裏工作的人還沒有完全脱離農業生產,因此城市與農村的區別還不很明晰。隨着商業和貿易變得越來越重要,城市的經濟功能也變得更加突出。城市本身因商業經營反哺自身發育,無論從數量還是質量上都變得突飛猛進起來。

從事各行各業的人在城市中“集合”

三、中世紀城市孕育“現代”管理模式

採用什麼方式自我管理,是城市發展遇到的新問題。在13、14世紀的工商業城市中,商業條約、社會契約、社團組織等新因素在城市中不斷湧現。若不為城市制定一系列的發展規劃和治理手段,便不利於城市機構的高效運行。

封建社會的城市管理與現代社會有幾分神似。大一統國家傾向於用行政力量來約束或規劃城市的發展,一所城市在帝國版圖中所在的區位和歷史背景,幾乎決定了城市未來的走向。而歐洲中世紀的城市則更早打破了“中央管理模式”的弊端,從一開始就實現了“自我管理模式”,也就是官方許可下的城市自治。

愈發擴張的城市市場需要有專門人才來協助管理

城市自治無論權力是小是大,他們在內部管理機構的設置上都是相似的,基本都由以下四部分組成:市長、總管、議會、法庭。

市長是一個城市的代理人。有些城市的市長由領主指定,有的由市民自選,也有抽籤決定的。由於缺乏有效制約選舉權的措施,有時市長由大家族“輪番就任”。

總管是民選的財務官,由於中世紀城市的公共財政規模不大,城市少有設立税收,因此總管主要是對城市的罰金、贖金和公共費用的使用消耗進行籌算。

議會是城市的最高管理機構,作用具體包括調節糾紛、制定法律等。市議會的權力機構一般分兩到三個層次,核心是以城市顯貴組成的貴族階層,外層是工商業者和各行業代表。

城市中進行公開式“議會”

城市法庭是城市的司法部門。城市的司法功能要早於其政治組織。大部分城市法庭只處理民事案件,涉及宗教或信仰的特別案件,則要分別交給領主和教區法院處理。

中世紀城市的各級表參與王室會議

文史君説

這樣看來,中世紀城市的存在簡直就是個令人驚訝的奇蹟。城市在司法、行政、內外貿易上均被授予了獨立決定的全權,城市內部發育起來的多種部門,如法院、議會、行業協會、市長等,恰恰成為了現代歐洲甚至全世界人類所賴以運轉的基本政治設施。所以,説中世紀城市是“現代文明之母”是不為過的。

參考文獻

劉景華:《西歐中世紀城市新論》,湖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。

劉景華:《歐洲文明進程·城市與城市化卷》,商務印書館2019年版。

(作者:浩然文史·瓷國垃圾堆)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