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雜評 / 待分類 / 居里夫人的中國忘年交,錢三強的導師,徐...

分享

   

【淘寶傢俬集運】居里夫人的中國忘年交,錢三強的導師,徐悲鴻稱他為科學之光

2021-03-13  百家雜評

1930年,嚴濟慈第二次離開巴黎回國前,收到了居里夫人的一份特殊大禮,居里夫人問他:“能不能在中國創建鐳學所?

當時,雖然距離鐳的發現已有三十餘年,但連歐美不少國家都還沒有鐳學所,鐳學還是一門非常高端的學問,居里夫人的“請求”對中國開展放射性研究十分重要,嚴濟慈自然不會拒絕。

作為一個積貧積弱之國的留學生,居里夫人為何如此特殊對待嚴濟慈,兩位相差35歲的頂尖科學家之間,到底有什麼鮮為人知的故事?

01

嚴濟慈出生於浙江省東陽縣的一個貧困農民家庭,共有姐妹兄弟五人,唯有他一人上過學,大概就是一家文盲,唯有他一人讀書。

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嚴濟慈讀書非常厲害,年年考第一,一路過關斬將,1918年考入南京高等師範學校物理系(今天南京大學)。初入大學時,嚴濟慈學的是商業專修科,第二年轉入工業專修科,第三年轉入數理化部讀二年級。轉入數理化部的當年,就被聘為“南高”附屬中學和國立東南大學暑期學校兼課數學教師,第二年就擔任本校《數理化》雜誌主編,還自己編輯了教科書《初中算術》和《幾何證題法》。1923年,嚴濟慈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。

可以説,在南京大學期間,嚴濟慈就是一位超級學霸,學什麼會什麼,包括自學法文等,足以讓今天滿天飛的學霸們無比汗顏。

1923年,嚴濟慈留法,在法國巴黎大學學習。那麼,身處世界學術中心的嚴濟慈,會有什麼表現呢?事實是傳奇的讓人簡直不敢相信,小説家都不太敢這麼想象。

02

在法國的第一年,嚴濟慈考取三門主科微積分學、理論力學和普通物理學的文憑,第二年獲得數理碩士學位,著名物理學家夏爾·法布里教授收他為學生,夏爾·法布里給他的研究課題是“精確測定石英在電場下的形變”,即測定居里兄弟發現的壓電效應反現象的係數。

這是一個世界性的科研難題,原因很簡單,比埃爾·居里與雅克·居里是兄弟倆,前者是居里夫人的丈夫,後者也是頂尖科學家,還有倫琴等一連串著名科學家,都只能測出正現象,即石英受壓後產生的電量,但始終無法測出反現象的數據。

嚴濟慈接受了這個考驗,不得不説非常大膽,或者説藝高人膽大。

1925年,嚴濟慈敲開居里夫人實驗室的大門,向居里夫人借用比埃爾·居里生前用過的石英晶體片,這應該是居里夫人第一次與中國科學家交流。或許,居里夫人對有人繼承亡夫未竟事業非常高興,當下非常熱情地接待了嚴濟慈,還在她的小花園裏的長椅上,向嚴濟慈詳細介紹了比埃爾與雅克實驗的過程。至此,嚴濟慈與居里夫人儼然成了一對忘年交。

晚年嚴濟慈回憶説:“1925年下半年,我做博士論文時,曾到居里夫人的實驗室,向她借用比埃爾·居里早年用過的石英晶體片,居里夫人友好地接待了我,與我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。”

兩年之後,嚴濟慈揭開了石英壓電效應反現象的奧祕,以《石英在電場下的形變和光學特性變化》論文讓法國學界震驚,並獲得法國國家科學博士學位,夏爾·法布里教授在法國科學院的週會上破例地宣讀了這篇論文。法國博士分為三個等級,即國家級、科學院級、大學級,其中國家級最高。

短短四年,嚴濟慈不僅與居里夫人成為忘年交,還攻克一個世界性難題,獲得法國最頂尖的博士學位,縱觀中國百年科學人才,比嚴濟慈更天才的屈指可數。

03

不止一位他的家人提過,嚴濟慈是位寡言的人。

“在我們問候過他的身體,他問過我們的工作學習以後便坐着,如果坐得住,可以一直坐下去。每每就是很少的幾句話,顯得很沉默。”他定要等人都坐齊了才一起動筷子,“他也不催你,他就坐在那裏等着。”

但就是這麼一個沉默寡言之人,卻能與居里夫人成為至交好友,後來多箇中國留學生進入居里實驗室,都得益於嚴濟慈與居里夫人家族的關係。

1927年,嚴濟慈回國之前,向居里夫人推薦了鄭大章,一位三年拿三學位、讓法國驚呼法國數學危險了的中國天才。鄭大章是居里夫人的第一個中國學生,獲得法國國家科學博士學位,回國後為北平研究院鐳學研究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長,可惜英年早逝於抗戰期間,否則新中國又將出現一位科學泰斗。

與此同時,在回國的船上,著名畫家徐悲鴻一眼認出嚴濟慈,併為他畫下素描肖像,譽其“科學之光”。嚴濟慈字慕光,科學之光評價恰如其名。

1928年,嚴濟慈第二次赴法,請求到居里夫人實驗室做有關干涉現象的測量時,居里夫人十分熱情,把新買的顯微鏡光度計交給他安裝,並讓他第一個使用。

1929年,後來是“中國居里夫人”吳健雄老師的施士元,清華大學剛畢業之後不久,寫信給居里夫人,希望師從她學習,居里夫人面試的第一句話是:“按照規定,到我們研究所來的人,必須經過考試。但你已經通過了國內的考試,所以,可以直接來此工作。”居里夫人對施士元一路綠燈,未必沒有嚴濟慈的功勞。

1930年,嚴濟慈離開法國時,居里夫人問他:“能不能在中國創建鐳學所?”還表示送給他一些放射性氯化鉛,支持中國開展放射性研究工作。第二年,嚴濟慈籌建中國第一個鐳學所——北平研究院鐳學研究所時,寫信向居里夫人求教,居里夫人給予熱情迴應,還希望它“旗開得勝,並逐步發展成為一個重要的鐳學研究所”。

1934年,居里夫人患白血病去世之後,嚴濟慈寫下《悼居里夫人》一文,悼念居里夫人:

“居里夫婦一世光榮……其功存宇內,將與日月共垂不朽。今茲殂謝,固不僅法國失一物理學家已也。(號召我國青年)從此埋頭苦幹,致力科學,以拯救我危如累卵的古國,而解放苦若倒懸的人類歟!”

居里夫人去世之後,嚴濟慈與約里奧·居里(居里夫人女婿)、伊琳娜·居里(居里夫人女兒)交往甚密,曾多次推薦青年助手到約里奧·居里實驗室學習,小居里夫婦都非常高興地接受,1936年推薦鍾盛標(新加坡人)、1937年推薦學生、助手錢三強、1947年推薦楊承宗(新中國放射化學奠基人)等。

其中,“兩彈一星”元勳的錢三強,是嚴濟慈親自帶到居里實驗室向伊琳娜·居里當面推薦的,一直稱嚴濟慈為“先生”,被小居里夫婦(見下圖)贊為他“領導下一階段工作的同一代科學家中最優秀的一員”。

1951年,楊承宗學成回國之前,約里奧·居里誠懇地告訴他:

“你們保衞和平,必須反對原子彈,而如要反對原子彈,必先自己有原子彈。制原子彈並非如此困難,原子能的原理不是美國人發明的。”

可以説,嚴濟慈與居里夫人、居里實驗室關係極為緊密,而居里夫人、居里實驗室為中國核彈事業幫助極大。在中國核彈事業中,錢三強、楊承宗等不少頂尖科學家都與嚴濟慈,與居里實驗室有關。

04

有人曾這樣評價,“可以毫不誇張地説,中國物理學事業最早幾十年的成績,主要得益於少數幾個人的影響。嚴濟慈正是這少數幾個人中的一員。”徐悲鴻稱他為科學之光,可謂實至名歸。

後人統計,1927年至1938年的12年間,嚴濟慈的名字和53篇科學論文一起被刊登在法、英、美、德等國重要學術刊物上,被中外學者引用。毫不誇張地説,如果嚴濟慈出生在歐美髮達國家, 給他穩定的科研環境,想必很有機會獲得諾貝爾獎。

更重要的地方在於,嚴濟慈雖有天才的大腦,卻一直非常純粹,還一直保持着一顆愛國之心。

留學法國之後,嚴濟慈給愛人張宗英的信中寫道,“吾離國後方知我有一件東西叫國家,以及國家的可愛.......今日世界利彈怪艇咄咄逼人,舍科學無以立國”。學成之後,嚴濟慈不顧多方挽留,毅然回到國內,成為中國現代物理學研究工作的創始人之一、中國光學研究和光學儀器研製工作的奠基人之一、中國研究水晶壓電效應第一人,開拓中國物理學研究之餘,還培養了大量科學人才。

1949年9月,郭沫若提出要嚴濟慈參加中國科學院籌建的組織領導工作,但嚴濟慈仍想重回實驗室,他説“一個科學家一旦離開實驗室,他的科學生命也就從此結束了。”最終,郭沫若以“不過倘若因我們的工作能使成千上萬的人進入實驗室,豈非是更大的好事!”打動了嚴濟慈。即便後來身居高位,但嚴濟慈還是非常自律,甚至可以説用“枯燥”來説明,他家人回憶:

“看書、上課、去實驗室,如此而已。一直到他後來回國,乃至他進入老年,過的也基本是一種中規中矩的讀書人的生活。”

網上有一句名言,就是所謂的歲月靜好,是因為有人為你負重而行。從近代科學荒漠到如今中國科技力量崛起,正是因為有一羣以嚴濟慈為代表的科學家們負重而行,百年篳路藍縷披荊斬棘,不顧個人榮辱得失的奮鬥,才有今天的中國科技力量。

居里夫人曾説過:“在科學上,我們不應該注重人,看他是從哪來的,而應該看重他所做的事。”無疑,與居里夫人的科學成就相比,她的高尚情操才更讓人敬佩,以至上世紀另一位科學巨匠愛因斯坦悼念居里夫人時説:“第一流人物對於時代和歷史進程的意義,在其道德方面,也許比單純的才智成就方面還要大。即使後者,它們取決於品格的程度,也遠超過通常所認為的那樣。”

嚴濟慈是一位純粹的天才、愛國的天才、高尚的天才,或許正因如此居里夫人才會對嚴濟慈另眼相看,兩人才會成為忘年之交。與居里夫人一樣,相比嚴濟慈的科學成就,他的高尚情操也更讓人佩服,足以讓如今很多天才汗顏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